HOME > 視角cool > 好人物好故事 > 人生總有許多無奈 順其自然慢慢行 – 黃信堯

徜徉在樂音的天堂.奏出心樂章

人生總有許多無奈 順其自然慢慢行 – 黃信堯

好人物好故事
November 05,2018

作者 / 王宇琪 圖 / 黃信堯/甲上娛樂有限公司

人生總有許多無奈 順其自然慢慢行黃信堯
 


黃信堯,獲獎無數的紀錄片導演,以執導電影《大佛普拉斯》獲得第54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及最佳改編劇本獎。紀錄片《沈沒(ㄕㄣˇ ㄇㄟˊ)之島》,拿下2011年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及最佳紀錄片等二項大獎;《大佛》為黃信堯第一部創作的劇情短片,2014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獎,2017年發展為劇情長片《大佛普拉斯》,獲得第54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、最佳電影原創音樂、最佳攝影。黃信堯的作品幽默詼諧又接地氣,擅長以黑色幽默、諷刺地口吻道出許多辛酸小人物的故事。
 
 

早已看透這個社會的不公正
黃信堯這個名字在電影《大佛普拉斯》走紅之前,很少聽到。黃信堯說,因為《大佛普拉斯》受到觀眾的喜愛、獲得一些獎項,他才開始嚐到“走紅”的滋味,常常一天之內接受好幾家媒體的專訪,對於不太擅長面對鏡頭的他來說,這真不太習慣。很難想像談吐幽默詼諧的黃信堯,小時候其實是個不太說話、也不受老師疼愛的小孩,黃信堯說:「我不搗蛋、成績也沒有不好,但老師就不喜歡,可能我天生顧人怨吧。」說起被老師責罵,他說常常都是沒來由地,別人都可以做,但他做就是會被罵;他與我們分享一次“被罵”的難忘經歷,校內舉辦小市長選舉,五年級每班都可以推派一位代表出來競選,他們班派出的代表高票落選,與當選者僅有幾票之差,導師相當不滿,開始調查到底是誰“不團結”,投票前,黃信堯受同學慫恿,因「覺得很酷」和同學一起投了廢票,經導師調查,投了廢票的人都被叫到講台上去罰站,或許因為其他同學背後有家長撐腰,老師就只對著黃信堯大罵,甚至罵他是“漢奸”。這樣的例子在小學及國中時期層出不窮,莫名其妙地挨罵,或是一點小錯就被罵過頭,「我其實很痛恨以前念過的學校。」憶起小時候的那些悲酸經歷,黃信堯脫口而出這句話。然而,也是因為這些經歷,讓他覺得世界本惡,也使他從小就開始,察覺許多社會上不公不義、現實功利的現象。
 

 
學會獨立思考  渴望重新開啟第二人生
俗語說: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。黃信堯在高中時期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兩位恩師,一位是高中一年級的數學老師,另一位則是高中下學期的班導師。這兩位老師很喜歡講政治,但是透過分析事情的方式去講述,所以黃信堯從他們的身上學會了如何獨立思考,「我是透過放空、不斷的歸零自己來學習如何獨立思考。」黃信堯笑著說。每個週六的下午,他總是騎著腳踏車到處閒晃,有時會到海邊的堤防上坐著,看著那些漁船進港、入海,也常會去咖啡廳坐坐,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,拿出紙筆記錄當下的感受及思考人生,黃信堯說:「我常常幻想自己坐上那些遠洋的漁船,駛到一個遙遠的、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,重新開始我的第二人生。」難以想像一個才15、16歲的孩子有這樣的想法吧?
黃信堯的求學階段一直被分數給綁架,成績不好、未來就一定是黑暗的,長期被強灌這種觀念的黃信堯,變成鬱鬱寡歡的悲觀主義者。再怎麼苦,也有雨過天晴的時候,兩位恩師告訴他,人不一定要會唸書、拿第一名,許多社會上的成功人士也不一定會唸書,這對於黃信堯來說,增添了許多希望及信心。高中畢業後重考一年,好不容易考上了夜間部的大學,什麼科系都沒有興趣的黃信堯,選了一個上班時間好像比較自由的大眾傳播就讀。「當時只想去離家很遠的地方讀書,想重新開始我的第二人生。」黃信堯搭著車上台北讀大學,期待離開家鄉之後,會有不一樣的人生際遇;而現在再回頭想想,他說:「人生中的每個階段都是新的人生,只是那個人生過的怎麼樣而已。」



做自己的媒體  唱自己的歌
到台北讀大學的日子看似一帆風順,卻暗藏諸多不順遂。黃信堯說,台北的生活一直讓他很不習慣,總覺得自己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。黃信堯唸的是夜間部,因此,白天就到處去打工、賺學費。他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,曾經賣過泡沫紅茶、到競選總部打工,也有到公關公司去上班的經驗。假日沒事時,他就騎著摩托車到處走走看看,曾經一個人從台北一路騎車到宜蘭,期盼沿途的美景能撫平心中的煩悶與不快。當時,參與社會運動是黃信堯最開心的時候,他每個月都會到中正廟參加社會運動....(未完待續)


(全文收錄在2018.09, EVENT 365生活誌 秋季號,全省各大誠品、金石堂、三民書局及香港誠品熱賣中;網路購書請進 博客來 或 Pinkoi。)
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