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視角cool > 好人物好故事 > 徜徉在樂音的天堂.奏出心樂章

中西融合新樂劇 唱出動人台灣味 – 曾慧誠

人生總有許多無奈 順其自然慢慢行 – 黃信堯

徜徉在樂音的天堂.奏出心樂章

好人物好故事
January 25,2019

圖 / 廖珮岐


藝術讀懂你了 X 表達性藝術治療
 
徜徉在樂音的天堂‧奏出心樂章
 


音樂治療
是利用音樂、節奏對心理或生理疾病的患者進行介入的一種方法。主要是針對在身、心方面「有需要」進行協助的個案,針對其「需求」的部分,進行「有計畫」,「有目的」的課程。藉由有證照的音樂治療師以音樂作為媒介,根據個案的狀況設定目標並協助個案達成目標。紐西蘭音樂協會曾指出:「音樂是一種強大而且有幫助的用具,用來建立溝通的管道,支持兒童和成人在心智、肢體、社會行為和情緒的學習與重建。」


這是個氣溫驟降又下著雨的傍晚,與音樂治療師—廖珮岐(以下堅稱廖)喝著溫暖的水果茶及酸酸甜甜的檸檬塔,透過輕鬆地訪談,引領我踏入音樂治療的世界。
 
Q. 本來專攻古典音樂的珮岐,是什麼樣的契機轉而學習音樂治療呢?
廖:這跟我自己的自我價值有很大的關係(笑)!高中以前,我是普通班的學生,因為很喜歡唱歌,考高中時,就以聲樂為主修考進音樂班,進入音樂的世界。大學就讀音樂系期間,因為我的基礎不好、表現得不夠好,常常被老師嫌唱得不好,雖然還是很喜歡唱歌,但是漸漸地我失去了對唱歌的熱情及自信。畢業後,在一個契機下,我到澳洲找朋友時,讀到一些資料顯示音樂治療對於失智長者有很大的幫助,而剛好那時家中的長輩也患有失智症,因此使我對於音樂治療產生了興趣,接著就準備入學考,留在澳洲學習音樂治療。學習音樂治療是個意外的插曲,不過也跟我自己的自我價值及家庭關係有所連結,這緣分還真是奇妙呢!
 
Q. 音樂治療跟個案之間的關係是什麼?
廖:音樂是個跟個案建立良好關係很好的一個媒介。很多人會說,音樂治療師在台上演奏音樂就可以了。這是不正確的,音樂治療師不是一位表演者,而是透過音樂的各種素材來協助個案的專業治療師。當治療師在演奏音樂時,我們的眼睛是非常專注的在觀察每位個案的反應是什麼,才能有效地的進行接下來的活動。
 

 
Q. 在規劃音樂治療團體課時,課內的成員選擇上,是需要有相同的症狀或是具有相同需求背景的人,才能一起上課嗎?
廖:哦!這個問題我可以舉例來解釋,假設今天是3個孩子一起上課,由於每個孩子的個別狀況不同,因此我會設定每位孩子的個別目標是什麼,例如說:A是個愛講話的孩子,因此我會設定他不能隨便中斷別人的談話或是要適時的安靜,這就是孩子的個別目標;接著會設定團體的大目標:提升社會互動的能力,所以這團體課中,我要協助孩子們如何適當地與其他人互動。
然而,我在團體課程的成員安排也是有經過設計及評估的,希望藉由團體課程,有效的協助孩子的狀況及問題。
 
 
Q. 我最近壓力有點大,總覺得不開心,可是我不太會唱歌且還五音不全,可以參加音樂治療嗎?
廖:當然可以!非常歡迎一般民眾來參加音樂治療工作坊。透過音樂、節奏、即興的方式作為媒介及課程的安排,讓你達到紓壓、靜心。在課堂上,音樂只是媒介,沒有人會去評斷你的歌聲是否好聽、節奏是否正確、或是你的音唱的準不準,所以不要擔心,放開心胸的來吧!
 


音樂治療是運用音樂中不同的元素、樂器及音樂即興,來協助個案建立良好的心理狀態,更透過量身打造的課程,使個案能有效地進步、改善。藉由音樂治療師—廖珮岐的個案經歷分享,帶我們更熟悉音樂治療給予個案的照護及溫暖。
 
樂山我的家
樂山教養院內有超過100名的孩子,從輕度的障礙(可以做小手工藝、洗衣服)到重度身心障礙(說話說不清、行動不便)的孩子都有。院內安排很多課程讓孩子們學習,而她就是一位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可愛女生。
她是一位很活潑的腦麻患者,很喜歡音樂、特別喜歡唱張惠妹的歌,每次上課時總是吵著要唱阿妹的歌,她的認知能力還不錯,開著電動輪椅來來去去的,在課堂上是我最得力的小幫手。當我跟他的關係建立好之後,有一次,我問她:「我們一起來寫首歌,好不好呀?」「好啊」她非常興奮地回答我。我給了她很多主題,讓她選擇想要寫的歌曲主題,「我想寫首歌給樂山,因為樂山就像是我的家!」她想了想後跟我說。我們一起譜曲填詞,完成了〈樂山我的家〉,當她第一次上台演唱這首歌時,台下的老師們哭得亂七八糟的,大家都被這首充滿著愛及感謝的歌曲所感動。透過譜曲填詞,她把心中不曾表達出來的感謝及對家的想像放進歌詞當中,更透過音樂治療的協助,展現了她的勇氣及自信,也看見了她的才華。
 
 
最可愛的大孩子
我很喜歡跟長者相處,聽他們說著年輕時的故事、黏著他們撒嬌。長者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為家庭、小孩、生活奮鬥打拼,年紀大了應該是享福的年紀,不管身體上有任何缺失,也應該要好好地照顧他們。在澳洲實習時,我曾在一間養老院服務,為長者們提供音樂治療的課程,一整天都跟他們在一起,規劃的課程從早到晚都有,早上帶著長者做音樂律動早操、臥床長者的一對一音樂治療及團體的音樂治療課,下午則是針對黃昏症候群(到了傍晚時容易打瞌睡、但又似乎有紊亂、混亂等症狀)的長者們做音樂治療的陪伴。透過音樂治療的陪伴與支持,長者們在養老院得到許多正面的能量及照護,可能有人會說,長者不喜歡/不願意上這些課程,但其實長者是喜歡且願意做互動、被陪伴的、並且對於音樂、歌唱、律動都很有興趣,看到長者們在課程中開心的哼哼唱唱、緩緩地跟著音樂節奏揮舞著雙手,這可愛的模樣使我畢生難忘。
 



廖珮岐
現為行動音樂治療師及樂無休止創意團隊副總監。透過音樂中的任何素材、樂器及即興音樂等等,來幫助案主從不同角度達到更好的生活品質。四年前跟志同道合的十位音樂治療師創了樂無休止創意團隊,以推廣音樂治療、將音樂治療帶給需要的人們及支持在台從事音樂治療的工作者。



(此文收錄在2019.01冬季號,於2019.1.31台港同步發行)

 

*為保護當事人,照片皆已經過馬賽克處理,請勿轉載、轉貼或其他利用,若有發現,將訴諸法律行動。
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